ecc2008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在深圳坐三轮车

时间:2021-10-09 16:25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ecc2008资讯网
在深圳坐三轮车_欧阳杏蓬_新浪博客,欧阳杏蓬,

****,生意不顺,我决定回宁远老家看看。在宁远县城的路上,也有很多的三轮车。从九疑南路到宁远北站,四块钱。我、苏宁、苏宁妈妈和儿子东初。四个人挤在狭窄的座位上,向车站而去。宁远经数年建设,变化是显而易见的,有笔直的路,路边有整齐的建筑,超市、商店、旅店和饭店,都很齐全。到杨家岭,起风了,稀稀啦啦的雨点,也随风飘进了浅浅的车厢。司机是本地人,看了风急雨骤,只能回头歉意的笑笑。而其实,往清水桥方向的车站,就在不远处了。
 
  下了车,雨更急。
 
  ****,梅雨,一下就是几天的。
 
  三轮车司机接过钱,也不避风雨,又出发了。
 
  站在避雨棚里,我想起了八年前的事。那是春天,我去长沙参加书会。晚上从广州出发,次日晨抵达长沙,到芙蓉大厦住下,就四处窜门,找书业里相熟的朋友。《通俗歌曲》杂志的老张向我介绍了陈清水,从深圳来的一个发行商。陈清水很清瘦,并且因为幼年患小儿麻痹症还废了右腿,拄一根拐杖,上楼下楼,毫无惧色。一个残疾人,能在深圳经营一种事业,无论事业大小,他所付出的努力,一定不小。其时我也很迷茫,去长沙也是寻找活路。而开朗的清水让我自卑不起来,我是一个健全的人,怎么不乐观的去面对生活呢 ,
 
  来长沙后,吃了午饭,天也下起了小雨,风一吹,气温骤降。我星云的是我的包里还带了一套西装,而清水由于身体原因,几乎是空手而来。我们即使呆在宾馆里,还是能感觉到空气里的寒凉。作为湖南人,我也完全没想到,都快****了,怎么还有如此**人的春寒袭人。清水要出去买衣,而湖南邮政局的游碧景****要请客吃饭,于是,我就扶了清水,去买了衣服,再去赴宴。可憎的是,服装店上的全是春衣,厚一点的衣服一件也找不出来。清水买了一件白色的衬衣,套在身上,就去通程酒店找游****。吃完饭,回到住处,在各参展的单位里转悠了一圈,感觉不再有收获,我就想回广州。清水也有回深圳的意思,于是,打电话给游****,要了火车票。出门时,雨未停,我扶了清水,一脚深一脚浅的去车站,所幸运的是没有误点。到了广州,别了的时候,清水说:“到了深圳给我电话,我开车去接你。”
 
  我曾经在深圳混过,觉得在深圳立足,比在广州还难。广州还有点文化气息,而深圳却是一个民工集中营。深圳的建设,只需要劳动力,对我们这般准文化人,几乎缺乏容纳的空间。离开深圳后,我仍是去过几回。原来我的东家蔡老板从汕头过来,在华强北路开档口卖电子元件,受他邀请,我去过。而一般的日子里,想都没有往深圳方向想。虽然不遥远,却也是一个天涯。清水回深圳后,又来广州,我把大周末杂志的陈经理介绍给他,他一高兴奋,当晚就在员村的一个文化宫里请大家喝酒唱歌。当时在场的还有《民间故事》杂志的老谢、《翰墨》杂志的老陈、《家庭》杂志的小黄等人。一行人高高兴兴,都没把清水当一个残疾人。清水也不自卑,在说创业史时,还是那么轻松,仿佛所经历的苦难、歧视、煎熬等等,都已经湮灭,现在应该是抓住机会,扩大经营,莺歌燕舞,享受人生了。
 
  七月,汕头的蔡老板约我去深圳见面,行前我想起了陈清水,于是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我大约在什么时候到深圳。清水还是那么**朗,说:到了给我电话,我开车去接你。清水的这一份热情与豪气,很让我钦佩。他的这份承诺,始终如一。到了深圳,我一边告诉蔡老板,一边联系清水。蔡老板在开会,清水说即刻就到。我站在深圳汽车站的广场上,看面前的车流。我不知道清水会开一辆什么样的小车过来。深圳的繁华,正是因为有清水他们这一帮不屈服命运的人,才给了深圳一些文化。建筑的美观辉煌,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人性的美丽。清水在电话里说:“你往左道出来,我就在路边。”我走出来,看到了清水,也看到了清水的三轮车,并且是裸的,无棚无盖。清水说:“上车吧。”我跳上车,清水开动起来。我抓住使劲的抓住车厢两边的铁皮,才没有没颠下去。我心里有一些失落,但能做着清水的三轮车穿城而过,至少是那个下午里,深圳街头最淳朴的一幅风景。
 
  清水住在岗厦的半坡上。上坡的时候,三轮车很吃力,几乎要停下来。我对清水说:“我下来推吧。”清水说:“不用,上了坡就到了。”我看了前面一眼,有数排整齐一致的楼房,矗立在半坡上。旁边还有菜地和一行一行的梧桐树。到了楼前,清水下了车,我也跳下来,扶了他往里面走。他们一家,在这里租了一套房子,自己住一间,多余的房间就做了仓库。清水的****也是江西人,皮肤有点黑,很朴实。坐了一会,清水提议去外面吃饭,我不同意,主张在家里随意吃点什么,都可以。从环境看起来,清水不是富裕的人。但他是一个坚强的人。在他家吃完饭,清水又用他的三轮车送我去华强北路。在穿过都市美丽的霓虹的时候,谁曾看见美丽的背后,辛劳的人们所奉献的心血智慧呢,下了车,我拍拍清水的肩,很瘦弱的肩,说:注意安全。清水仍然毫不在乎的说:没事。
 
  而一边的蔡老板见我坐三轮车而来,说我有办法,在深圳还能找出三轮车。或许他不会想到,在深圳,三轮车只是残疾人的代步工具。他更不知道,开三轮车的,是废了一条右腿的一位开朗乐观的年轻人。我也不想解释。清水驾着他的三轮车远去。后来在电话里,我还跟他说:下回我去深圳,还坐他的三轮车。他亦是满口答应。他不会让我去做蔡老板的豪华小车。或许清水也知道的自己的微小,只是自己不服输,在这里做力所能及的事,像一个健全人一样去拼搏奋斗,不言败。很多个时候,我都会想起陈清水。尤其在我失意萎靡不振的时候,清水就像一个坚强的雕塑,亮出一种姿态,不言放弃,而令我找到一种精神,在这片土地上,穿过风风雨雨。
 
  看到家乡三轮车,我就想起了清水的三轮车。
 
  几次想联系清水,只是****被偷过一回,电话****全部丢了,只能等待清水打来电话。在等待的日子,希望他能保重。生意一天不如一天,生活一天比一天严峻,这个时候,正需要清水的那一份坚强不屈,才可能熬过去,走到下一个光明之地。
 
  家乡的三轮车和深圳的三轮车是一样的,都是谋生的工具,风雨无惧。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