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c2008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玉溪拾荒者生活记录

时间:2021-10-09 15:59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ecc2008资讯网
玉溪 玉溪新闻 县乡新闻 省内新闻 国内新闻 ****新闻 ****新闻 专题 玉溪 玉溪网 玉溪综合门户网站

这里的孩子似乎更成熟

累了一天,终于可以回家了。

   玉溪新闻网讯(记者  顾世丹  文/图)有这样一个人群,他们受生活所迫或怀揣梦想,从外地拖儿带女举家来到这里,挤在狭小的房间里,每天早出晚归,靠收集清理被城市人所抛弃的物品来支撑家庭,他们就是每个城市都有的废品收集者。

  近日,记者来到位于红塔区环山路附近的一个平房区,探访这些以收集废品为生的人群。

  捡废品也有技巧

   站在环山路景华苑附近的公路边俯视,一排低矮的平房在周围现代化设施的映衬下极为突出。平房的屋顶都用石棉瓦覆盖,一道石梯与公路边的人行道相连,石梯护栏上挂满了晾晒的衣服、被褥。

   沿石梯往下走,可以看到在平房前都零散地堆放了各样废品,不时还有人在盘点和捆扎。平房大概有5至6排,每排有一道门、7间房屋。在每间屋子的过道上,有铁丝相连,挂满了清洗过的衣物。时而从屋内串出的孩童,会嬉笑着跑向另一间屋子。据了解,这里住了大概20户左右的人家,基本是每家一间屋子,20平方米左右。

   王齐康就住在这里,来玉溪已经有五六年了,也捡了五六年的废品。他说:“不怕你****,当年我从贵州黄果树来到这里,也怀揣着梦想。因为以前家里生活艰苦,无奈之下和****来到玉溪,想凭借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片天地,但是自己没念过什么书,又没有其他能力,为了生活,在老乡的帮助下开始从事废品回收。原本只想干一段时间后就去做别的,没想到这一收就是5年。”

   据了解,王齐康收废品时,每天早晨6点左右就要出发。他觉得这个时间最为恰当,是反复实践之后得出的结论。通常他在5点50分左右起床,用10多分钟时间做好所有准备。为了不惊动年幼的两个孩子,通常都不会开灯,只是借着隔壁微弱的反光来刷牙、洗脸,带上捆绑废品的工具,换上他专用的“工作服”,其实就是一件普通的夹克,衣服上有两个洞。在一切收拾完毕后,6点钟走出自家那间不到20平方米的小屋子。

   为了在早上能尽量多地收集头天晚上路人丢弃在路边的废品,所行路线就显得非常重要。他说:“我每天早上起来就到平时人流量较多的地方去,因为那里会有很多路人丢弃的易拉罐和一些纸质品,有时候则要到垃圾桶里去翻找。一直捡到11点时我就可以回家了,要是运气好,一个早上捡来的东西可以卖个10多元左右。到了中午,等人们都吃完饭休息了,我再出去,因为人们吃完饭后都会丢弃一些餐具等杂物,这些也能卖钱。”

   一般来说,当王齐康捡完一天的废品回到家中时是下午6点左右,在和妻女简单用餐后,便会和她们一起看看家中那台破旧的电视上****的节目。王齐康说:“以前刚捡废品时,经常一天什么也没捡到,经过几天的尝试后,终于确定了相应的路线,这些路线离家不远,而且人流量也不小,所以说,早上6点出门是最为恰当的。”

   每一天,他就这样坚持着、收获着。

  “我们想回家”

   早上6点左右出门捡废品的人并不只是王齐康一家,记者了解到,在这里的每家人基本都是6点出门,而且都有他们自己特别选定的路径,有的偏向玉兴路,有的则走红塔大道,有的甚至延伸到了北城。对于他们来说,也许是一个很简单的理由使得他们能够勇于面对路人的冷眼和艰难的生活。

   “我们想回家!”一个中年男子说。

   男子名叫韦代刚,住在另一排房子的一个小房间里,3口人,小儿子在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上学,他和****每天都要出去拾荒以维持生计。他说:“来玉溪已经10多年了,一直都在捡垃圾,现在最想的就是回家。当初来这里是因为贵州那边发大水,家中所有的东西都没了,无奈之下便和村里的乡亲一起带着****和不满周岁的小儿子来这里打工,大儿子则留在老家,没想到迎接我的却是捡垃圾。刚开始时都不好意思去捡,由于生活所迫也就不会顾及什么脸面了。”

   据了解,韦代刚和****两个人靠捡垃圾每人每月有400多元的收入,有时捡到金属类的废品时稍高一些。除去房租的80元和水电费200元左右,以及孩子上学的生活费等,留到最后的只有300元左右。韦代刚顺手抄起用于翻捡垃圾的小铁铲拄在地上,笑道:“我家一个月就吃一袋米,120元,有50公斤,再买上点白菜和土豆就这么过,已经好久没吃肉了。”

   韦代刚一家人就挤在这一间房里,睡觉煮饭都在一处,没有自来水,平时喝的水都要去附近的水井里挑,洗澡也成了问题。基本一周洗一次,要是到外面洗一次澡就得花2元。“2元对于我家来说是一天的生活费,舍不得啊!平常我们洗澡就在家里。”他说。

   记者注意到韦代刚的家就是敞开的一间屋子,没有任何隔帘之类的东西。

   “每当有家人要洗澡时,都要把从井里挑来的水烧热后倒进大盆里,再把家里人都赶出去,关好门窗、拉上窗帘才能洗。儿子也很自觉,看见烧水洗澡就自己跑出去了。”他笑着说。

   这时,他的****从外面回来,顺手拖了一条小板凳坐下。韦代刚边看着自己的****边说:“我们两三年都没有回老家看看了,也不知道老家现在有什么变化。”

   当记者问起为什么不回家时,他低着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说:“没钱,回不去啊!我们一个月到头都剩不下什么钱。现在回去的话就必须在老家种地,但家里没有牛,也没有其他牲口,要是有牛我宁愿回去。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我们能够攒够钱买一头牛回去,要不然也不能等着饿肚子。但靠现在我们的收入买牛几乎很困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如愿回家。”

   也许是一个人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想回家的****就会变得越发强烈。韦代刚说他经常会想起远在贵州的大儿子和家里的****亲。或许,正是有了这种回家的****,才会在面对别人的冷眼和嘲讽时继续坚持下去。

  重复着单调的日子

   记者了解到,这群拾荒者基本没有什么****活动。每天早上出门,下午回家后就呆在家中看看电视,陪陪家中的孩子。这时12点刚过,很多身为人母的妇女相聚抱着自家的孩子坐在家门前的小木凳上给他们喂起饭来。

   “我们除了呆在家里带孩子之外,就没什么去处了,因为离闹市区远,家中的孩子小走不动。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小孩子喜欢吃零食,每次出去孩子都要吃的喝的,每当这个时候很让我为难,因为家中几百元的收入实在是承担不了,只能稍微买一点便宜的给他们。平时,大一点的孩子就在这里的过道和门外的空地上玩。”同是来自贵州的杨魅琴笑着说,顺势抹去孩子嘴角的饭粒。

   没有带孩子的大人在干什么呢 ,据了解,在这里,只要孩子有个七八岁就可以基本“独立”了,他们的父母则平均每天有10小时左右的时间是在外面捡垃圾,回来后常常倒头就睡。城里人看似平常的文化****活动,如上网、看****等掏钱买票的文化消费几乎没有。

   记者注意到,在她家门前的过道边有一个用石头画的棋盘,旁边还堆放了一些小石块和一些被割成小块的塑料泡沫。

   “这是我们的棋盘。”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说,“平时我们没事就围在这里下棋,有时一下就是几个小时,连废品都不想去捡了。”他说完便提着他捡垃圾的口袋出去了。

   这时,杨魅琴把话接过来继续说:“我们是没有时间,没有精力,也没有金钱去****消费。这棋盘就是他们自己画的,这些男人一有空就来这里下棋,没有棋子就用石头、泡沫代替。有时,几个大男人也会因为小小的棋子吵个面红耳赤,不一会又会笑成一片。”

   在下午有空时,有人也会带上家人前往附近的公园散步。平时他们最愿意去的是聂耳音乐广场和聂耳公园,因为去这些地方都不花钱,还可以顺便捡一些废品回来卖。

   他们就这样一天天过着单调的日子,也一天天为城市的干净整洁做着贡献。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